欢迎来到超碰97资源站_色久久综合网_色图网_色人格第四色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177bbb.com。超碰97资源站_色久久综合网_色图网_色人格第四色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作者:Robin

摘要: 在成年人的世界里,时间与空间的差之毫厘就是爱情里的距之千里

微小说:我并非输给了现实(二)



凌晨3点多,Aineo按亮了台灯,在昏黄的灯光下摆弄手机,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轻声问道:睡不着吗?在看什么?她将头转向我,眼中擒满了泪水,一脸的委屈地说道:在看我们的聊天记录,在回顾我们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到如今,Robin,我一定是个有自虐人格的人。“怎么说?”我问,她沉默了一阵,我看着她,接着说:“为什么这么难过,你说过你们的开始是个偶然。”“不知道,Robin,我们以朋友开始,我们隔着万水千山互相欣赏,静默的做彼此生活的旁观者,那么多孤独的日子远去也从没有想过要去依赖彼此啊。”Aineo眼神空洞,弱弱的说,“那是怎样的机缘巧合让你们成了恋人呢,难道你不知道这世间的情感中爱情远比友情要脆弱难懂的多吗?为何放着好好的朋友不做,非要跻身于彼此的人生,能走一生还好,如果牵了手去走一小段路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不知道,Robin,我想我是脆弱了,一个人走的久了难免觉得孤单,风起的日子里情侣们相互依偎我看着空荡的衣领能想到的只能是:深秋了!去年的围巾放在哪里了呢?该找出来了。所以,人啊,还是要堂堂正正、踏踏实实的,要独立要坚强,就像你一样,Robin,冷了加衣服,是万万不能动了在他人身上汲取温度的念头的,如今我是遭了报应的。我实在无法继续听她胡乱言语,抢着说到:是这样吗?那那些近在眼前的厚实肩膀、那些温柔注视的目光呢?为何你从来不能正视那些真实的存在呢?那些手到擒来能够切身感受的温暖难道还不及隔着遥远夜空的一句好梦吗?何必骗自己呢?爱了就爱了,就别否认!Ainoe满脸疑惑。我知道,她是个少有逻辑的孩子,对生活中大多事情感受强烈却只是顺应感觉做事,对个中缘由却总是后知后觉,往往需要我为她分析说明。我想没了我,她的生活必定一团糟乱。“我没想过他会喜欢我呀!同样我也没觉得我爱他呀!”她一脸的无辜,他说想陪我走过我最后的学生时代,不奢求结果,说着说着我们从知己变成了情人,我以为我赚了。我一脸的无奈:“你无时无刻不挂在心上的防御系统呢?那些被你冰冷眼神刺伤的人企在少数呢?那些你困难时及时的援手,你生病时的嘘寒问暖,你匆忙赶路时背后关注的目光,那些还未萌芽的爱情,你毫不留情的将其熄灭,那些我觉得适合你的人一一被你打入冷宫,还要美其名曰:你给不了人家想要的爱情与未来,哪能去糟蹋人家的真心呢!如今你却说为了取暖去开始一段注定没有未来的感情,如何说得通?你始终是不了解自的,Aineo。”“我是欣赏他的,我承认。他让我感到安全也是真的。”Aineo说。“是呀!Ainoe,你从来不曾想到一个你如此欣赏、喜好如此相像,又能毫不费力明白彼此的人会喜欢上你,他静静地躺在你的朋友圈里有滋有味儿的过着他的人生,他如夜晚江面上吹过的凉爽的风,如盛夏阴凉下满树得栀子花,静静的吹,淡淡的盛开,在一个人的时光里他静默地充盈着自己,你敬佩他,一边安逸的虚度时光,一边奋发图强,但你知道,他也偶尔感到孤单,一如你一般,你习惯看他拍的照片,因为那些光影交错的构图让你满心激动与欢喜,那正是你倾尽辞藻都无法言说的美丽与深沉,你喜欢看他分享的书籍、文字与电影,你说那正是你心心念念想要找寻的,你却不知道你对他所爱的书籍电影的共鸣就是你与他的共鸣,那些你们共同听过的小众的民谣曾在你内心激荡起的感动也在感动着他。”“是这样,可这是爱吗?”Aineo说。我继续说道“你从来不曾对他设防,你可以说你想说的任何话无需伪装,他让你感到轻松与安全,这对爱情很重要不是吗?那些对你说着溢美之词的少年们你除了点点头说声谢谢,在心里偷偷翻个大白眼之外,你何曾感动过?你自然的接受他的陪伴而不是别人就是最好的说明不是吗?。Aineo低着头,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儿,拿起手机,说道:“我们听首歌吧,Robin,它见证了我们的开始,如今结束了也用它来缅怀吧。”前奏是静静的吉他声,果然是首民谣——他们两个的风格。什么名?我问。《北方姑娘》”Aineo说,他说听到这首歌会想起我,但我终究不是他寻找的北方姑娘,Robin,就因为我去了南方吗?,我不知如何回答,不知不觉天都蒙蒙亮了,窗外飘起了轻雪,那首《北方姑娘》还挺应景。再睡一下吧,亲爱的Aineo,我去为你熬点粥,暖暖胃吧!,其实我想告诉她在成年人的世界里,时间与空间的差之毫厘就是爱情里的距之千里,更何况你们你个天南一个海北呢,但我又如何忍心呢。我眼看着她一路跌跌撞撞的与生活碰撞、退让,一路走来还能坚守着唯一的那点儿对人生挚爱的追求,我着实不忍她变的和我一样。她说“Robin,其实怪我,如果不是我要求的多,他不会走的,如果不是……”没等她说完,我打断她:亲爱的,我去弄点吃的,咱们吃饱再说,我起身离开,走向厨房。